分享

2016年11月18日

41座超高层建筑、另有52座在建——中国当之无愧是世界超高层建筑的排头兵。亚洲目前半数的超高层建筑都位于中国,其中就包括了今年刚刚试运营的上海中心,按可使用楼面计算,上海中心是全球第一高楼。

上海近年来拔地而起的幢幢高楼受到了不少关注,珠三角地区也是高楼林立。华南地区的300米以上的地标性建筑所获关注度越来越高,促使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(CTBUH)这样的机构将上月的国际级会议移师香港、广州和深圳。

仲量行大中区超高建筑管理服务总监苏永成表示:“港深广地处珠三角,各自拥有数栋超高层建筑。全国约有30%建成或在建的超高层项目都位于这个区域。深圳的京基100(441米)、平安金融中心(600米)和计划中的京基739米高楼都将刷新深圳的天际线。”

超高建筑的成和特点

许多人也许并不清楚高层和超高层建筑的区别,对于如何界定超高层建筑,CTBUH曾制定过一个明确的分级制度。高层建筑的最低高度为100米,300米以上即可被称为超高层建筑,而像上海中心这样600米以上的高楼,则被称为巨型高层建筑。

超高层建筑多为商用,但许多也混合了其他类型的空间,配有零售、餐饮、观景台以及社区空间,在创收的同时,也成为城市与公众沟通的桥梁。

“中国的超高层建筑大多为城市地标,吸引市民游客,带来经济效益。从楼宇资产的角度来看,这种投资规模浩大,开发商当然也要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。总体来看,超高层建筑的意义远不止经济创收。”永成表示。

超高层建筑中的部分区域很难对其进行直观的估值,比如传统意义上的公园等公共场所,复制到楼宇内部后,则无法用传统的方式评估其经济价值。

超高建筑的管理难题

除了估值难,管理也是一大难题。例如,超高层建筑的日常用户远比一般楼宇要多、复杂。每天都有大量员工、游客和当地居民进出大楼,需要有专门的团队来协调管理这些人流。

最高效的管理办法之一是组建一支物业管理团队,团队成员包括业主、租户和项目管理人员,这样各方的利益都可以得到集中体现,共同支持楼宇的管理开发战略。

正如本文所述,大多数超高层建筑并非纯粹的办公楼宇。管理团队在制定战略时要高瞻远瞩,将楼宇变得更接地气,以吸引各种人群。

专题报告:

综合性高层建筑——垂直城市的挑战和机遇

分享